关于考神

关于考神

自助者,天助之。学生勤奋苦读,积极备考,方能被考神眷顾,保佑其顺利通过考试。考神灵否?我们可以从蝴蝶效应来看。在蝴蝶效应的世界里,信息不受时间限制,可以展望未来,也可以展现过去。如果考生对考神的敬拜能够产生某种超时空的“信息共振”,考神就会显灵。

古往今来,有关考神的记载不少。不过,多人记载同一个考神显灵的事迹,就有点不寻常了。这个事迹发生在北宋京城开封的二相公庙。可惜,此庙在清代被毁。

二相公,是孔子的两位高徒,子游和子夏。两人精通考试,死后化作考神,左右各有童子,收取考生供奉。如果考生虔诚敬拜,二相公便会托梦给考生,让其在考前料题如神,上考场答题精准。由于非常灵验,宋明清时期二相公庙香火旺盛。每逢科举考试,来自全国各地的考生前往二相公庙敬拜,祈求科举高中。

宋徽宗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常州考生霍端友、桐庐考生胡献可和开封考生柴天因在京城开封相遇后结伴去二相公庙敬拜,祈求通过举人考试。在二相公庙,三人各获得两句诗。随后,三人回到馆驿,揣摩诗中之意,奈何始终不得要领。想着想着,三人便睡着了。不料,在睡梦中考神突然现身并点拨了他们一番。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三人同时中举。

三年后,洪迈的同乡考生余国器赴京赶考。余生的父亲是当地一位很有名望的乡绅,号称石月老人。他陪着儿子一同赴京并前往二相公庙敬拜。为了表示虔诚之心,他们完成了焚香、祷拜、捐助等等所有仪式。当天晚上,余生在梦中遇见了二相公。二相公不仅给他押题,还派出了一位十三四岁的童子。童子骑着马来到馆驿门外告诉余生,他将会在本省的考生中脱颖而出。几天后果然应验,余生高中。

以上事迹出自宋人洪迈的《夷坚志》。除洪迈之外,宋人王橡《燕翼贻谋录》、宋人费衮《梁溪漫志》和清人梁绍壬《两般秋雨庵随笔》均有关于二相公灵验之事的记载,就连大文豪苏轼也对此有所记述。而且,北宋以后的科考,二相公便成了专门司掌科考的考神。

2015年,西北大学的历史学院的孙继、王善军在《宋史研究论丛-第16辑》发表《北宋末年:举人群体的二相公信仰初探》一文(见该《丛刊》第247-258页),以严肃的学术角度,专门讨论“二相公信仰”。此文脚注:“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辽宋西夏金元日常生活’(13JJD770018) 和西北大学‘211工程’创新人才培养项目‘宋代日常生活中的行业神信仰’(YZZ13059)的阶段性研究成果”。两次提及“重点”,意味着,考神信仰绝非随便说说的,而是真正的学术课题。

当今社会,学生面临众多考试,借考神必胜App,向众多考神祈求庇护,从而逢考必过。时代变迁,但有一点却是亘古不变,就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考神归位之时,就是你金榜题名之日。

考神辈出,然精神不变,永世长存!